谁来监管网站?

这不是一篇arugment essay。所以不谈现状,因为我也没有做研究,不知道具体的现状。以后有时间深入了解的话,可以继续深入研究一下下。这里只是好奇并且浅谈。。还有一点就是我很饿,想赶紧写完滚去吃个饭。


上篇文章我提到美国互联网发展时间比我们国家发展时间长,像我听说在上世界他们就有AOL,全称是America Online,这个公司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把整个American都弄上line(online)了。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指出,到目前仍有数以百万级的用户仍然使用AOL的邮箱。据我了解其中大部分用户都是中老年人,在那个手机还是摩托罗拉&诺基亚的年代,广大美国群众就通过AOL和世界取得了联络。当然问题还是很多,例如垃圾邮件(电子邮件在发明的时候科学家没想到会有坏人)还有密码泄露(详情可以点上面WP的报道的链接,以及很多国外大企业,像苹果和雅虎,都有过类似事件发生,国内我就知道网易邮箱曾经密码泄露,但是其他的不知道不代表没有)这些以后有时间可以在i0oo0说一说,现在我没有做研究没有事实基础也不能随便说话,嘻嘻。

和国外行程鲜明对比的是:我们中国(in specific, 内地)发展晚,但是很迅速。微信在中国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全民聊天软件了。而且还有小程序插件什么的,可以直接支付、轿车、订外卖等等。一个app在手,天下你有。大家挂在嘴边的“扫个码”也基本都是指微信,不论是见面加好友,还是购物支付,“扫个码”差不多已经和微信挂上钩了。而如果扫支付宝则要说“支付宝扫码”,这就是差别,虽然支付宝也开始往社交功能上走,但是走的实在是忐忑,比心。

而微信强大的原因一是微信没什么竞争对手,有的话也被它挤走。微信之前大家都是用腾讯QQ,微信从自己家人手里拿走用户当然是轻而易举。中国的聊天软件前两位应该就是QQ和微信,像阿里旺旺什么的估计能从第三第四开始排,但是功能限制在网购,只有虚伪的“亲”和假客套 兜圈子 扯犊子,社交功能没有。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内地实行互联网实名制,如果像WordPress默认的这样,只留一个邮箱和昵称,甚至什么也不留都可以匿名留言,那在国内就违规了。因为邮箱在建立之初就是很简单的协议,邮箱账号的目的也在于通信,而不是认证。一个邮件服务器一秒钟就可以生成你想生成的邮箱地址,甚至可以通配(wildcard),也就是一域名之下的所有邮件都会接受并且发到指定地方,只要@后面的域名不变,前面的用户名可以任由发件人修改,收件服务器都会接受。i0oo0所以呢,很多国内网站基本都需要手机验证或者绑定QQ、微信之类的软件之后才能在网上发言。

而这其实也是存在问题的:虽然这样相关监管部门可以直接对网站方进行问责,例如如果有人发了涉及暴力言论、歧视言论或者其他违法言论,网站可以直接把这个人绑定的电话或者微信调出来,然后运营商和企鹅也可以进而协助执法机构找到这个人。不过,如果网站有用户的个人信息,那谁来监管网站则是个严重的问题。国家要求抖音每个用户都要实名,要求微信和支付宝必须绑手机,验证身份才能收红包,绑卡之后才能享受所有功能。可是支付宝、腾讯 以及今日头条都不是政府机构,他们拿着我们的名字身份证和我们的手机号要干什么我们也没不知道。我们曾经已经通过新闻知道有很多科技公司的运维人员,把用户资料拷贝,然后卖出去。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不断能接到骗子电话,并且骗子还能准确知道我们是谁,甚至当我们给骗子一个假的身份证号和名字的组合的时候,骗子还能知道我们在骗他,并且骂我们是骗子。(真实发生在我身上)

国家维稳当然是没有问题。美国的FBI NSA 以及各种名字的机构照样通过各种手段去监控和调查美国人。尽管法律规定美国政府不能监控美国人,但是爱国者法案也给了各种执法机构一些有法可依的权限。像法国这种欧洲国家照样要维稳,把恐怖事件扼杀在萌芽。法国甚至不惜让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样合法的让军人上街巡逻,并且可以增加反恐预算,大力反恐。(话说当年我从佛罗伦萨去巴黎玩还见过法国士兵穿着他们的作训服三人一组持枪巡逻,不过当地居民也是习以为常了)

我们国家维稳的执法机构只有一个,也即是公安机关,这是有一定优越性的,因为我们看美剧经常会遇到美国的边境局 禁毒局 FBI 包括警察互相在争一个犯人,或者抢一个案子:可能一个罪犯是禁毒局的线人,禁毒局答应给他减刑进而把犯罪团伙一网打尽,这个时候当地警察却又确凿证据证明这个罪犯近期频繁违法犯罪,联邦和地方执法机构互相争执,我们吃瓜群众搬着小板凳吃西瓜。相比较而言我们只有一个人民警察,都归公安部管,在办案效率方面至少不会出现多部门合作的问题。当然一个部门也会滋生腐败和黑恶势力保护伞等问题,就目前情况来看中国正在积极解决,具体成效不用我们管中窥豹,时间可以给我们一个答案(当然我们也要积极履行人民监督的职责。例如遇到问题可以@崔永元那样的人或者“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这只是举个例子。)在反恐维稳的时候我们有时候确实也不得不权衡人民的隐私和反恐之间的关系。

稳定一定是要维护的,如果因此给科技企业非常大的权利,那也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因为如果——如果科技企业的核心本身就是坏人怎么办?假设:一个搜索引擎把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优先推给用户,强制用户用他们全家桶(旗下全套)软件,利用用户信息过分的提供一个个性化的搜索结果,甚至让骗子公司 骗子大学 骗子医院 钻了空子。这些都是不允许,而这个时候难道我们还要把个人资料拱手奉上吗?不行。(当然除了duckduckgo之外的所有搜索引擎都会根据用户喜好个性化结果,只不过要给用户知情权和选择权。)

 

到最后实在太仓促,因为我要赶紧收拾东西去吃饭。。太饿啦。。有时间以后再说。

就酱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